咨询热线:0572-5110666 在线咨询:

战“疫”

上墅私高学子楼威辰———以爱之名�无畏前行

发布时间:2020年4月3日    浏览次数:448

4.png


央广网武汉4月9日消息(记者肖源 左艾甫)据中央广播电视总台中国之声《新闻纵横》报道,关闭了76个日夜的离汉通道,昨天(8日)零点重新开启。那里的人们,终于再次与武汉之外的世界建立起了物理连接。其中,有这样一个特殊的群体——自驾车从外地来武汉支援的民间志愿者们。浙江安吉的小伙子楼威辰就是其中的一位。昨天上午10点半,他从武汉出发,自驾离开武汉。在武汉的这些天,他都经历了什么?离别的路上,他都有哪些思考?

  4月8日上午的江岸区天兴花园小区,门口一个手持小喇叭循环播报着疫情防控的注意事项。尽管离汉通道重新开启,要进出小区,出示健康码、测量体温等手续还是必不可少。 一头卷发、一件五彩斑斓的夹克,楼威辰和同伴拖着一个大号的行李箱,从天兴花园里走了出来。

  这个同伴叫秀秀(化名),是楼威辰在武汉帮助过的第一个武汉人。2月8日,秀秀的父亲患新冠肺炎离世,两天后,母亲住进了ICU。2月11日中午,楼威辰从网上知道了秀秀家的情况,买了两盒饭送过去。跟盒饭一起的,还有楼威辰手写的一张便签:“没有一个冬天不可逾越,没有一个春天不会到来。坚持住,照顾好弟弟,你们母亲所需的蛋白粉已在打听。当无法坚持的时候,请拔打我的电话,我和希望都会出现。”

  秀秀说:“不在身边发生,你根本不觉得这是件真实的事情。当时我就觉得为什么会有这么好的人。那段时间就感觉不是为自己而活,因为他们对我们太好了,不能辜负他们,就一定要坚强,要再努力下。”

  大年初一,楼威辰从老家浙江安吉出发,带着自费购买的4000个外科口罩,开着车来到武汉。楼威辰说:“本来就想送个口罩,然后在武汉入城口一看,到处没有人、没有车,比我想象中更严峻。觉得有需要帮助的人,就进来做志愿者,一留就留了70多天。”

  74天的武汉志愿者生活里,楼威辰手脚没停过。他说,一旦歇下来,就会有负罪感。“钱没了,我可以再去赚,我有这个能力把它重新赚回来。但是,一条条生命站在你眼前的时候,你只要稍一犹豫,可能就会发生让你一辈子都遗憾的一个后果。”

  帮过像秀秀一样的武汉市民,搬运过物资、接送过医护人员,也帮外卖小哥送过外卖。楼威辰回忆说:“那天武汉下特别大的雨,我看到一个外卖小哥没有穿雨衣,就在雨里推着电瓶车,然后我就摇下车窗问他怎么回事,他说电瓶车没电了……”

  楼威辰跟外卖员约好时间,回到临时住所卸下物资,折回头接上外卖员,开车和他一起送完所有的单。楼威辰说:“我在车上问过他一个问题,我说如果今天你没有遇见我,你会怎么做?然后他告诉我说,会在我家那块区域找一个屋檐在下面蹲一晚上。”

  当时,楼威辰觉得,这个城市里很多人都在拼命生活,拼命帮着别人。为防控疫情所做的封控措施,放大了生活中的困难,但是也放大了日常当中感受不到的微小的善良。楼威辰说:“觉得封了城之后,人与人之间的距离更近了。疫情是一个把人的个性和特点放大的过程,以前你或许有善的种子,在日常生活中,无法体现出它的价值。在疫情当中,当人人岌岌自危的时候,就会体现出来每个人都是一个不求回报的人,它把善良放大成更大的善良。”

  最近这几天,楼威辰感觉到,自己曾经走遍的武汉大街小巷,车多了,人也多了。他想,这座城市大概已经不再需要他,是该回去的时候了。

  楼威辰说:“现在已经开始堵车了,开始恢复繁华了,感觉这反差真的太大了,有的时候还蛮感动的。自己也参与其中了,觉得所做的一切都蛮值得的。”

  昨晚,楼威辰的行程有了变化,他想去外省找两位线上的捐助者,曾经,他们通过楼威辰,为武汉捐赠了很多物资。楼威辰说:“有一对情侣帮助过我很多,一直都是无偿地为我提供物资捐给老百姓,我希望能够当面感谢他们一下再回去。我想把所有的事情都处理好之后再回去,干干净净地回去!”

  黄陂区的青龙出入口,有离开武汉的,也有进入武汉的,这座城市与外界重新完全连接。秀秀来这里送别楼威辰,一个拥抱,道别的话淹没在车流声中。

  记者:这是什么歌?

  楼威辰:英雄凯旋回家的歌。

  楼威辰的车上循环播放着一首名叫《征服天堂》的曲子。他说,自己就是个挺身而出的凡人而已。楼威辰说:“钢铁侠里有句话:以凡人之躯比肩神灵。很多事情并不是我的能力能做到的,只是咬咬牙过来了。从来就没有什么英雄,我们和正常人一样,只是比别人多咬了几次牙……”